东欧游学见闻
发布时间:2017-03-15  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个月的游历,写于此刻

“出去走走,开开眼界。”这是我安慰自己选择抛开大三繁重学业而出国游学的最大理由。九朝玩乐一朝复习的大学节奏让我觉得,与其在一堆书本里挣扎着熬过考试,不如出来见识一下,见识的越多,你能窥探到的机会便越多。但想法归想法,人生最苦处,只是此心沾泥带水。正巧这次匈牙利游学给了我这样的机会,当机会与渴望碰撞在一起时,决定往往只要一瞬。于是,带着三分忐忑七分期待,经过二十二个小时的旅程,我来到了这个美丽的东欧国家。两个月的时间,生活早已步入正轨,原有的兴奋与忐忑付诸一腔平静,在此,应法学院科协编辑部要求,写写关于我在这几个月的学习与生活,请原谅我平淡的文笔,我只能以最真实的文字,记录最真实的匈牙利之行。

一个城市,也是一所大学

“横着走一条街,再竖着走一条街,就逛完整个佩奇了。”当地华人这样告诉我。这座比江浦要小的匈牙利第五大城市,历经两千多年的岁月洗礼,却从未失去本属于她的气质,恬静,沉稳而又不失活力。罗马人建立她的时候或许没有想到,这座不起眼的小城,会成为多瑙河和德拉瓦河之间一颗明珠。于我这种有些乡土情节的人来说,这座小城实在是个理想的居处,在不再奢望丽江古城还有清净的青砖石道,普罗旺斯还有未经商业开发的薰衣草田之后,无法想象在佩奇每天出门就能远眺森林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享受,自然的风貌加上一点儿浪漫的艺术气息,说不上陶醉,倒也颇有一番情调。老乡或许告诉了我走两条街就能逛完佩奇,却没有告诉我这样做其实也逛完了整个佩奇大学。我不知道1367年安茹王朝的皇帝建立佩奇大学时有没有“化整为零”的思想,也不知道后来者是有意无意,但历史的手就是随性地把佩奇大学塑造在城市的各个角落,她实实在在是一座“大学城”,各个学院坐落在城市的不同地方,你到处都能发现佩奇大学的学院建筑以及学生公寓。至于一所古老大学完美融合进一所古城的妙处,我这个异乡人实在不必胡吹一番,因为对当地人来说,不过是在哪里都能看到年轻的大学生,能偶尔回忆一下青春年华罢了。

聚会的时刻,放肆的时刻

记得一次上完课的时候,老师问了我们一句“Are you going to the party tonight?I will!”颇觉受宠若惊。后来才知道,聚会是当地人最普遍的交流方式,在这里,午夜出去聚会和在南审一群好兄弟去小街打牙祭是差不多的性质。学生自发组织的聚会,你只消花费500福林(RMB15左右)就可以入场,一张桌子,一大杯啤酒,几个朋友,你可以消磨好久。当然觉得无聊的时候,也可以去舞池里出身汗,不讲究什么舞姿,不强求你跟得上节奏,只要随着音乐摇摆。老师们也经常去捧场,我见过师生一起喝酒聊天,却从未敢想象师生在一起跳舞。当然,我们这群羞涩的中国人,永远只能在舞池的外围徘徊,我试着深入过一次,就再忘不了挤不出来时的尴尬。我觉得有意思的是,舞池的热闹会让你忘了你身在他乡的不适,但“挤不进去”或者“挤不出来”的窘境却又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你难以融入这个文化圈子,突然就觉得些许失落,但随即又沉浸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,心情在一次次梦幻与现实中起伏不定。所幸的是,我不喜好这种生活方式,只当是体验,彩色的射灯,劲爆的音乐,混杂着香氛与伏特加的味道,有些迷醉,有些疯狂,不得不承认这些给了我这个相对规矩的大学生一丝放纵的快感,这样的感觉里没有纸醉金迷,只是觉得我这个年纪就该有些恣意的气息。午夜开始的聚会,真正结束的时间在早上6点,对于我们来说凌晨4点就结束了,溜之大吉后蒙头大睡,直到第二天中午。所以我一直奇怪的是,当地的学生是怎么在结束6点的聚会后,赶去上8点的课的。

课堂景象,一样也不一样

游学游学,总会忘了一边游玩还是要一边学习的,就好像大学生总会忘了自己还是学生一样,是回归课堂的时候了。我总共选了三门课,我们只有周一到周三上课,一般学生到周五也没课了,因为匈牙利人忌讳周五,我开玩笑说这是匈牙利大学学制是五年的原因。学霸似乎是课堂的常驻角色,带着厚厚眼镜,捧着大堆资料,坐在第一排,而完美的课堂也缺不了打扮时髦的男男女女们,他们坐在后面悠闲地开着电脑浏览facebook,这景象与国内大同小异,不过是演员换了个肤色而已。唯一不同的是,授课的过程异常轻松,与其说是师生间授课,不如说是朋友间的聊天,有时候老师和学生还互相开玩笑,成熟与不成熟的观点在你来我往中相互碰撞,产生的效果很奇妙。尽管当我听懂这句时往往错过了下句,尽管冬季下午的阳光暖暖的,让人慵懒,我却听得比任何时候都要专注。

同样的年纪,不同的人生规划

约翰·波格丹,我在这的室友,临近毕业的他,最近一直在忙学位考试,从今年下半年持续到明年三月份,几乎是每个月一场考试,一场考砸了就毕不了业,备考的时候,他每天凌晨一点睡,早上五点就要起。近乎半年的时间里,他每个月有三个礼拜的时间是为了考试的。每考完一场,就是他的疯狂时刻,他会找朋友一起聚会,一起喝酒,疯狂过后,再次迎接下一场考试。我曾经问他将来准备做什么工作,一向爱哈哈大笑的他难得面色凝重,他告诉我说:“无所谓,有工作就是好的。我只想快点毕业找到工作,否则家里负担太大了。”我有些语塞,过了半天只憋出一句“祝你好运”,约翰却立刻笑了,一如往常。这让我想起了不久聚会上碰到的一个同龄人,他告诉我他高中后辍学了,然后游历欧洲,顺便学习了法语和西班牙语,他觉得很快乐,觉得不上大学时正确的选择。看到一篇帖子里说:与其说我害怕成为普通人,还不如说我害怕生活,害怕找不到一种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人生,害怕不知道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无论约翰,还是我碰到的陌生朋友,都丝毫不害怕成为一个普通人,他们明白,金钱和地位改变不了你要回归普通生活的事实。显然,这个年纪的外国朋友,在这个问题上,比我们看得要开。而我,一只脚还留在象牙塔里,回头望着塔里美好的梦,犹豫着要不要走出去,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成为万千大众的一个普通人。我却不知道,就在这踟蹰中,我怀着最不普通的梦想,错过了选择的想要的生活的机会。不过,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至少不会后悔这次匈牙利之行,因为这一次的选择,我确定是我想要的。

四个月的经历,写于此刻。